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老夫少妻欲仙欲死

陈玉玲今年20岁,出身在农村的她却生的皮肤白皙,高挑靓丽,身材匀称,三围标准,32D-23-33 ,胸部丰满圆润,23腰围纤细精致,33臀部又浑圆饱满,由于家里条件差,全家又要供品学兼优的弟弟读书,不得已她很早就辍学去城里打工了。

  玉玲的弟弟叫陈志文,今年19岁,正好今年高考,全家人都把希望放在志文身上,玉玲也很疼爱这个弟弟,希望他能考上大学,为家里人争气。

  一天家里来电话,志文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,高考揭榜,果然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学录取了他,全家人都很高兴,村里人也都上门道贺,陈志文的父母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玉玲就从城里赶了回去,看到了弟弟就一把拥抱上去,一堆饱满的胸部压在了志文胸口,弄的志文喘不过气了。

  「姐姐,我们男女有别,快分开,闷得我透不过气了。」志文说道。

  「傻小子我们一家人,又啥关系,你还是未来大学生呢,还这么保守,现在城里都开放啦。」

  说着,便进屋找爸妈去了。

  进了屋子,看到爸妈不是兴高采烈的样子,反而愁云密布。玉玲以为出了啥事了,赶忙问爸妈怎么了。原来是志文考上的那所大学在上海,学费很贵,大学第一年学费就要一万多,还要路费生活费,七七八八大概要两万多,这对于他们这样农村家庭真是一笔巨款,而且这十几年为了供陈志文上学,家里几无积蓄。

  玉玲也皱起了眉头,确实家里没有积蓄。她打工的钱也都给弟弟去念书了,也没剩多少。大家都光顾着高兴把这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。

  玉玲看父母愁眉苦脸,向着弟弟的前途,想着这么愁也不是办法,就说,「爸妈,别急,我到城里去想想办法!」

  玉玲回到城里打工的地方,询问同事们有没有什么可行的办法,有人提议让她去银行问问助学贷款的事情,玉玲眼睛一亮,觉得是可行的办法,就去银行了。

  到了银行了解到,要贷款需要财产抵押或者有人担保,可是家里并没有财产可以用于抵押,只能找人担保,但是谁愿意为他们家提供担保呢。

  玉玲回到家里和父母在商量,死来想去还是找村里的书记陈大虎商量商量,希望可以做个担保。

  玉玲的父亲刚要去,玉玲拦下父亲,说:「爸你身体不好,别走动了,还是我去把!」说完便出门了。

  玉玲来到书记门口,敲了敲门,一会一个中年男人探出了头,他就是村委书记陈大虎。

  「陈叔,我找你有点你事。」玉玲说道。

  「哟,玉玲啊,啥事啊,快进来吧!」陈大虎说道。

  陈大虎四十九岁,老婆和他结婚不久就出意外死了,也没给他生个孩子,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,前几年当上了村书记以后,帮了村里人不少忙。

  「来,快坐,喝杯水把,这么大热天的。」说着,陈大虎端了杯水给玉玲。

  玉玲接过水坐在沙发上,把自己弟弟的事情告诉陈大虎,希望他能为自己弟弟做贷款担保。

  坐在玉玲对面的陈大虎一边听着玉玲说,一边打量起面前这个自己看着她长大的玉玲,到城里打工几年,玉玲穿着打扮也很时髦,齐腰的长发烫成大波浪,上身一件紧身短袖T 恤凸显身材曲线,饱满挺拔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看的陈大虎眼睛都要直了,下身一条牛仔热裤,又白又细的大长腿一览无遗,不知不觉陈大虎的鸡巴都硬了,脸也涨的通红,毕竟他老婆去世这么多年,他为人也老实,没啥女人缘,现在一个这么性感动人的大姑娘坐在他面前,那面心猿意马。

  「陈叔,求你一定要帮帮忙啊!」玉玲说完弟弟事情后,继续说道,「我和弟弟都是您看着长大的,你一定要帮帮他吧!」陈大虎回过神来,说道,「玉玲啊,你放心,我和你爸妈都是几十年的朋友了,志文就是我半个儿子,我绝对会帮忙的。」玉玲一听,高兴的跳起来,一把抓住陈大虎的手臂。「谢谢啊。陈叔,真是太感谢你了!」

  陈大虎的手臂正好摩擦到玉玲的胸部,他这么多年都没接触过女性的身体,现在这么一个性感尤物的胸部摩擦到自己的手臂,内心的欲火被一下子点燃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陈大虎一把抱住了玉玲,亲吻她的脖子,一双大手抚摸她的胸部。

  玉玲显然被陈大虎的举动吓了一跳,拼命挣扎,一把推开陈大虎,「大虎叔,你这是干什么呀!」玉玲一手护胸,一边往后退。

  陈大虎被玉玲一骂,理智恢复了,「对…对不起,玉玲,大虎叔不是故意的,这…这…我真该死,你婶婶死得早,我单身几十年了,刚才一时冲昏了头,我错了…」,说完,陈大虎抽起自己耳光。

  玉玲急忙拉住陈大虎的手,「大虎叔,快住手,你别这么说,我知道您那么多年过的很苦,男人一时没控制住这种事可以理解,」玉玲拉着陈大虎的手继续说道,「而且你愿意做担保人,就是我们我和弟弟的再生父母,我愿意报答您,用身体。」说完,把陈大虎的手放在自己胸部上。

  陈大虎赶忙缩回手,「玉玲啊,你别这样啊,你还是大姑娘,以后还要嫁人,怎么能这么毁自己清白呢」

  玉玲说:「大虎叔,实不相瞒,我这些年在城里白天打工,晚上去夜总会做三陪小姐,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,而且对那些臭男人,我更愿意把身子给您,您是我们的恩人哪!」

  玉玲踮起脚尖来,开始吻陈大虎,她灵活的舌头伸入陈大虎的嘴里,陈大虎像浑身触电一般,最后一丝理智已经崩溃,他开始热烈的回应玉玲的吻,他们的舌头缠在一起,同时用手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。

  两个人热吻了五分钟,玉玲让陈大虎躺倒床上,帮陈大虎脱去上衣,露出了和他年龄不相称的强壮肉体,陈大虎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是因为长期干农活,加上他家里就他一个人,闲来没事也经常健身,所以身材线条分明,肌肉也很发达。

  玉玲抚摸这性感健壮的肉体,称赞道,「大虎叔,你身材真棒,比起城里那些啤酒肚,浑身肥肉的男人性感多了。」玉玲俯下身来,亲吻陈大虎的耳垂脖子,顺着身体一路亲到胸口,用舌头挑弄陈大虎的乳头。

  陈大虎光棍二十多年,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觉得身体燥热难捱,用手在玉玲身上胡乱抚摸。玉玲见陈大虎不得其法,就直起身体说,「大虎叔,别急,慢慢来!」说完,便自己把T 恤脱了下来,再把胸罩解开,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整个跳出来,两个乳房又白又大,很坚挺,一点都不下垂,在那两座山峰上面,两颗微微翘起的淡粉色乳头像两颗樱桃一样。

  玉玲拉过陈大虎的手,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陈大虎结实的大手根本盖不住那对丰满的巨乳,他温柔的抚摸着玉玲的乳房,这对乳房充满弹性又很柔软,让陈大虎如痴如醉。他坐起身来,用嘴含住玉玲左边的乳房,用舌头舔弄那颗诱人的乳头,右手抓住玉玲右边的乳房,拨弄着乳头,左手伸到玉玲背后,抚摸着她的光滑的玉背。

  玉玲不由地发出呻吟,「恩…嗯…好舒服,乳头好舒服,再多亲一点。」玉玲扭动着身躯,挺起胸部往陈大虎脸上凑,陈大虎也恨不得把玉玲巨乳整个喊在嘴里。玉玲的手伸向陈大虎额下身,抚摸陈大虎的肉棒。

  「大虎叔,让我来吃你的肉棒。」玉玲娇声说道,陈大虎躺下身来,玉玲拉开陈大虎的裤子,一根又黑又粗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来,吓了玉玲一条,「好厉害,好大!」陈大虎的鸡巴大约19CM长,直径约有3 公分多,龟头更是像颗鸡蛋一样。

  玉玲轻轻含住龟头,试着像把整根鸡巴喊在嘴里,无奈陈大虎的鸡巴实在太粗太长,才含进去三分之一,嘴巴就被填满了。玉玲舌头绕着龟头打转,舔咬龟头的股沟,弄的陈大虎又痒又胀。

  「玉玲,好痒,龟头受不了了。额…」

  玉玲看着陈大虎难受的表情,用嘴含住整个龟头,开始上下套弄。

  陈大虎只觉得自己的龟头在一个湿润的洞里,又温暖,这感觉是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。

  「玉玲。好舒服,大虎叔从来没那么舒畅过。」「大虎叔,人家也要你舔!」说着,玉玲翻身趴在陈大虎身上,用69式,把自己的阴户对着陈大虎的脸。

  陈大虎用手指拨开玉玲的两片肉唇,里面已经一片泛滥,他用嘴贪婪喝着玉玲小穴里流出的淫水,舌头伸入玉玲蜜穴里面,碰到了玉玲的肉壁。

  「嗯…嗯,好舒服,大虎叔,你的舌头好棒,嗯…里面好痒好热,再深一点,我要。哦…嗯…嗯。」

  陈大虎得到了鼓励,用手指插入玉玲的蜜穴内,不停抽动,同时用舌头来她的阴核上面来回扫。

  玉玲被陈大虎弄的浑身发热,扭动屁股往陈大虎脸上蹭,然后更卖力的吸吮起陈大虎的肉棒……

  「玉玲,大虎叔快不行了,好像要射了!」陈大虎叫道。

  「大虎叔,射吧,射在我嘴里吧。我也快要丢了,快用力舔我小穴,嗯嗯…不行了,要…要…要丢了了,啊…啊…!」

  说完一股淫水喷射出来,溅在陈大虎的脸上。陈大虎的手指在玉玲小穴里,感觉到肉壁不停的挤压着他的手指。玉玲的细腰一颤一颤的,高潮了。

  玉玲高潮后,嘴上并没有停止动作,手紧紧抓住陈大虎鸡巴的根部,嘴巴套弄龟头。

  「啊…啊…,玉玲,大虎叔不行了,要射了,要射了,啊…啊…!」玉玲感觉陈大虎的肉棒在她嘴里越涨越大,知道他要射精了,便松开嘴巴,用手快速套弄他的鸡巴。陈大虎精关一松,一股浓精从马眼喷射而出,足有半米高,连射了10下左右,龟头还在一跳一跳的。

  「哇,好厉害,大虎叔,你憋了好多年了吧,射了这么多,我来帮你清理干净吧。」说完,玉玲伸出舌头帮陈大虎龟头上的敬业都舔干净。

  由于这么多年没得到发泄,加上身体本身就很强壮,陈大虎的鸡巴在玉玲的舔弄之下,又硬邦邦的翘在那里。

  「大虎叔,让肉棒到小穴里来吧。」说完,玉玲趴陈大虎的身上,手扶着肉棒,对准肉穴,一点一点的向下坐。可是由于陈大虎的肉棒太粗大了,才进去一半,就把玉玲的骚穴都填满了,无奈,陈大虎弯曲双腿,让玉玲扶住他的膝盖,上下套弄肉棒。

  陈大虎时隔那么多年,终于再一次的进入女人的身体了,但是只有一半肉棒进入,真的有点不痛快,他扶住玉玲的腰,自己屁股用力向上一挺,又粗又长的鸡巴,整个插入了玉玲的小穴。

  「啊…疼,大虎叔你好狠心,都顶到花心了,快到子宫了。」陈大虎根本不顾玉玲的求饶,肉棒还在不停往上顶,玉玲身体向后倾斜,一对大奶子又节奏的晃动着。

  玉玲一边接受者肉棒的冲刺,一边自己用手揉捏自己的乳头,享受着这极致的快感。

  「好棒,好舒服…嗯…嗯,好舒服,大虎叔,你的肉棒好粗,把人家的小穴都填满了,嗯…好爽。」

  陈大虎鸡巴被玉玲的蜜穴紧紧包裹着,双手抚摸她纤细的腰肢,在看着玉玲自己抚摸玩弄乳房,陈大虎更加卖力的抽插,龟头每一次冲刺都顶到玉玲花心,玉玲身体都会不自觉得一颤。

  玉玲被陈大虎猛烈抽插了几百下,已经欲仙欲死了。「大虎叔,你太厉害了,我受不了了,小穴好舒服,恩…恩…,小穴要丢了。要…丢了!」玉玲浑身一颤,趴倒在陈大虎身上,背弓起来,屁股一抖一抖的,喘着粗气,淫水从阴户里顺着陈大虎的鸡巴流了出来。

  「大虎叔,你的鸡巴好粗啊,婶婶真是没福气,不能享用你的大鸡巴。」此时的陈大虎已经沉浸在性爱的快乐中,抽出鸡巴,把玉玲翻过身来,一招老汉推车,把鸡巴狠狠的插入玉玲的小穴,又猛烈冲刺起来了。

  玉玲由于才刚刚高潮过,小穴内还很敏感,被这么猛烈冲刺,被插得高声求饶。

  「大虎叔,轻点,人家刚才泄了一次,经不得这么折腾。」陈大虎此时已经失去理智,根本不管玉玲的求饶,双手伸到前面握住玉玲弹性十足的巨乳,不是揉捏已经勃起发涨的乳头,这样的刺激下玉玲已经意乱情迷。

  「啊…太舒服了,大虎叔,不,我要你做我的老公,亲老公,插死我把,用力啊,我要永远被你这么插下去。」

  玉玲边说边用屁股向后顶,来配合陈大虎的冲刺,阴道内肉壁不停的一张一合,夹着陈大虎的肉棒,陈大虎感到舒爽无比,龟头硬胀,快要到高潮了。

  「玉玲宝贝,快…快用力夹住鸡巴,我要射了,好爽!」玉玲一听,急忙扭腰摆臀,用花心一张一合的吸吮的龟头,「亲老公快射吧,我也要高潮了,插死我了,我受不了了,要丢了…啊丢了……」陈大虎又猛插几十下,感到龟头一麻,把鸡巴一下狠插到底,双手用力抓住玉玲的大奶子,一股精液射向玉玲子宫。

  「啊,老公,好棒,爽死我了。」玉玲被那热精一烫,浑身颤抖,又一次攀上极乐顶峰。

  陈大虎射完精后趴在玉玲身上,手还在不停的揉着玉玲的大奶子,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,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高潮。

  陈大虎缓缓抽出肉棒,射完精后的肉棒丝毫没有疲软的迹象。

  「大虎叔,你刚射完鸡巴怎么还是这么大啊。」玉玲惊讶道。

  「玉玲,大虎叔憋这么多年了,今天要射个够。」陈大虎边说边把玉玲平放在床边,自己站在床边,抬起双腿,手扶住鸡巴,对着玉玲的肉穴,「噗兹」一声查了进去。

  玉玲高潮过后的阴道还很敏感,「额…嗯,亲老公,慢点别这么深,人家小穴里还是很敏感,你的鸡巴太大了。」

  陈大虎放慢节奏,开始用九浅一深慢慢抽插,玉玲的肉穴被这样有节奏的抽插着,淫水又开始泛滥出来。

  陈大虎看着自己的肉棒在玉玲的淫穴里进进出出,把淫穴撑的满满的,每一下都把淫穴里的嫩肉给带出来,充血的阴核像颗黄豆一样,陈大虎一边用手指玩弄阴核,一边开始加快抽插速度。

  「大虎叔,亲老公,轻…轻一点,我要受不了。」说着,玉玲自己双手开始揉捏自己的胸部,「亲老公,人家要丢了,你比城里那些男人厉害多了,我爱死你了,小穴爱死你的鸡巴了,嗯…嗯…插把,插死我把。我要高潮了,额…额啊…丢了…快…快丢了,花心那里好痒,要龟头好好摩擦那里,只有你这样的大鸡巴才能冲到花心,好爽…嗯…嗯,要去了!」

  说完,玉玲嘴唇紧咬,四肢伸直,身体颤抖,一阵前所未有的高潮让她欲仙欲死,阴道剧烈收缩,紧紧的夹住陈大虎的鸡巴。

  陈大虎鸡巴被紧紧包裹住,强烈的快感刺激着龟头,再看着床上玉玲高潮的淫荡样子,陈大虎快速的冲击了几百下,屁股一挺,又是一股热精射在玉玲阴道深处。

 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一起,享受着高潮的余味,一场原始性爱大战终于结束了。

  一个月后,陈志文顺利的拿到贷款,去读大学了,玉玲也回到城里打工,只是每周都回家一次,和陈大虎继续享受着鱼水之欢。

  【完】